不识越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《冰上的尤里》BD&DVD第六卷特典映像...http://v.youku.com/v_show/id_XMjY5OTY0NzU1Ng==.html?x&sharefrom=android

唯美与益智结合#同一个世界#(两世之约)凄美的故事与清新的画面,考验你的眼力与思维,发挥你的才智,助两人一臂之力吧http://a.app.qq.com/o/simple.jsp?pkgname=com.rinzz.thesameworld

花了一小时,毁了

【原创】跨越千山万水(接盗八/篇幅不定/伪原著风/HE)

致我们的倒笔

觅君诗:

002.胖子




我惊讶的转身,他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我的视野中,我呆楞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望着他,他也陪我一起看着对方的脸发呆,最后还是我没忍住笑了出来,走过去若无其事的拍了拍他依然宽厚的肩膀说了说往事唠了会闲话,我清了清嗓子正色起来,心想既然见到了他,那就顺水推舟的说服他与我一起吧,剩下的,顺其自然就好。




我也曾萌生过去西藏寻找线索的念头,但当我准备动身之时却又想起了闷油瓶的脸,与他最后同我说的话。我试着问自己,等的下去么?这种毋庸置疑的问题,它的答案自己用屁股都能想到好么。




说实在话,一念之差,一面是即将水落石出的真相,一面是去了也不一定能救回来的人,我竟选择了没有一丝利益可言的后者。我以为我经历了这么多,看事情应该是沉着冷静的,如今脑子却一团乱麻。好像在之前就有过这种感觉,每次面对他的事,我貌似都无法淡然的应对,没由来的一股焦躁感涌上,充斥了我整个大脑。




此行的目的原是“大金牙”金万堂那个糟老头,我总觉得他知道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,枉费我从大老远杭州飞过来找他,结果人没找着,倒得了个胖子,太有戏剧性了这个。




我向胖子笑了笑,心说我得组织一下语言,便摆摆手示意他先不要出声:“我想静静,你等会。”




没想到他一脸茫然,微带着一丝错楞:“静静?静静是谁?”




我刚组建起的思路被他这一句话给搞没了,哭笑不得,只好想到哪说哪,好在胖子理解能力不弱,我就这么把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稀里糊涂的给他复述了一遍,亏他能听懂我这语言错乱的表达。




说完之后我得到的是他的一记白眼外加一句全然不顾我感受的嘲讽,我额头的青筋跳了几下,强忍住一拳下去的冲动,试探着问:“我准备给小哥绑回来,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啊?”他鲜少的没有立刻回答我,而是低着头认真思考着什么,就当我等得不耐烦想要再一次发问的时候,他抬起头,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我,看得我心里发毛:“天真,不是我说你,你决定了?这不是可以开玩笑的事。




“第一,你有极大的可能会死在半路。




“第二,到了地方门打不打得开?就算打开,人在不在里面也是个问题。




“第三,救出来了怎么办?又失忆了怎么办!




“第四,你有没有想过后果?万一门卫不在了会发生什么?说不定是世界上最大的一次雪崩,或者是地震,再或者,如果里面有什么原始生物解冻,造成世界大战怎么办?好吧前面的有些扯,往小了说,老九门有可能消失,吴家有可能消失!并且会带着那些没有被解开的谜团入土!”




我一直认为胖子是个粗中有细的人,没想到他出乎我的意料,已经细致到了这种地步,短短时间竟然考虑了这么多。我道:“很遗憾,你说的这些我都仔细想过,这事我又不是一点觉悟都没有,要不我来北京干啥,旅游?




“一,死在半路我也只能暗叹命运不饶人,出来混的总有这一天。我既然决定就一定会拼尽全力去做,更何况对象是他。二,就是前门而已,我就不信打不开,人不在里面就找,只剩骨头也得给他找出来!你以为我进去是干嘛的?三,救出来了我会和他一起度过后半辈子,失忆的话我再领着他把走过的墓都逛一圈。四,这个你有没有好好想过?当年汪藏海修建这东西的时候他们找谁当门卫?那时候有老九门这玩意儿存在吗?这只是个空穴来风恶心人的破习俗罢了!”我一挑眉,道,“不好么?你以为我还是当初那个莽撞的人?”




我顿了顿,接着说:“如果说我之前是一个傻/逼的话,那我现在就是傻/逼的爹。不可能比傻/逼要傻/逼,是一个崭新的傻/逼,懂?”




他用力一拍我的肩膀,笑着说:“得了吧你,听胖爷一句劝,顺其自然吧,这方面我比你有经验。”




我瞥了他一眼道:“经验只是每个人为自己所犯过的错误取的名字。”




我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了,在我印象之中,我从未这样与一个人说过话,只见胖子被我说的一愣一愣的,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,摇着头叹息:“胖爷我就受不了你这犟劲,行了,来北京不是找我的吧?”




我摇头:“我来找金万堂。”




胖子脸色骤变,警惕的向四周望了望,发觉没人才说:“我/操,你认识他?怎么认识的?这人在我附近的盘口也是混得风生水起,几乎没人敢招惹他,只听说最近失踪了。”




“我说天真,你什么时候认识了一个这么厉害的角色?胖爷我都不知道哎!”他道。




我心说凭什么我认识谁都得一一跟你汇报清楚。打理了一下衣角我问道:“失踪了?你知道他的住处么?”




胖子思索了一下,道:“知道,我跟踪过他,如果没有搬家的话地址应该是不会错的。”




我随口调侃:“就你这身形还跟踪?刚迈出一步对方就觉察到你走路带起的风声了吧。”




胖子老脸一红,像是想到了什么难堪的回忆,摆摆手没搭理我,我也有自知之明没再继续这个话题,道:“能带我过去么?在去长白之前,我需要知道一些关于鬼玺的事。”




我们在烈日下站了整整半个小时才打到一辆车,上车后感觉浑身疲软,胖子说了个小区的名字之后倒在椅背上闭目养神,不过我估计不过三分钟车里就应该呼噜满天飞了。




果不其然,胖子一会就睡着了,我的睡意全被他那震耳欲聋的呼噜打没了,便拿出我随身的一个笔记写了起来。




上次从长白山回到杭州我就开始写日记,至少有了它我可以知道自己是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。




我不自觉的发起呆来,司机是个姑娘,长得挺水灵,边哼着歌边开车,倒还有一番风味。那姑娘看我实在是无聊,就和我聊起天来:“大哥,你们去那地方是干啥的?”




我一定这口音,也不是京腔啊。




“啊,我们是要去之前租出去的房子看看房客打理的怎么样来着,姑娘,我听你这口音……也不是京腔啊?你哪里人?”




那姑娘笑了笑,道:“我沈阳的,话说大哥,你们确定房客租的是你在那儿的房子?”




“怎么?”我疑惑。




她道:“那地方特别诡异,你们说的那个小区死过许多人,现在几乎没人在那住了,所以我才发问的。而且每当有雾的时候,就有人迷失在那个地方,并且饿死在那儿。我见过尸体,那真的是——绝望到了极点的表情。”




我不做声,我对北京真的是一点也不了解,也不知道如何圆了这个谎才好,多亏胖子此时醒了,笑嘻嘻的冲着那姑娘:“姑娘你就别多管了,给我们送到地方就行,又不差你钱你说是吧?”




姑娘笑了笑,也没说话,继续开车。




“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,姑娘,今日你我也是有缘人了,能否求个联系方式今后长聊呢?”胖子笑的一脸谄媚。




我用胳膊拄了他一下,让他别再沾花惹草,却不曾想那姑娘也不反感,反倒是很热情的说道:“我姓兰,叫兰溪,”说罢把自己的手机号给了胖子,又小声说了一句什么,可以当时我就顾震惊了,只听到了音调。




“两位,到了。”




我付了钱下车,关上车门之后回想起那姑娘说的话,冷汗直往外冒。




她说的是——




“以后还会见面的。”




tbc.



动漫美图啊